<code id='62052D2C44'></code><style id='62052D2C44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62052D2C44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62052D2C44'><center id='62052D2C44'><tfoot id='62052D2C44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62052D2C44'><dir id='62052D2C44'><tfoot id='62052D2C44'></tfoot><noframes id='62052D2C44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62052D2C44'><strike id='62052D2C44'><sup id='62052D2C44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62052D2C44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62052D2C44'><label id='62052D2C44'><select id='62052D2C44'><dt id='62052D2C44'><span id='62052D2C44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62052D2C44'></u>
          <i id='62052D2C44'><strike id='62052D2C44'><tt id='62052D2C44'><pre id='62052D2C44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,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          第一时间更新《两个小洛林 电影》最新章节。

          刚步入青春期的我,当然经受不了这种诱惑,于是软磨硬泡的把这本书给A到手。

          「姐姐……」「别说话,小弟弟……」两人享受着欢爱后的温存,帐篷中飘荡着淫欲的味道和两人的喘息声……【完】关键字: 靓女「凝儿……」「大哥,不要欺负我……」自从被赵家皇帝封了「天下第一丁」的大名,并赏赐了一间大宅,林三每日就在家中逗逗鸟,逗逗人,闲来无事炮轰仙坊什么的。这日又是与凝儿在大厅胡闹,一招十八路摸奶手上下求索,只把洛凝弄得全身又酥又软,嘤咛不断,脸上的潮红如海棠春娇。

          「大哥……嗯……现在不要,今晚……来我房中……」「原来凝儿喜欢这个调调,那今晚大哥来回窃玉偷香。

          」两人闹罢,林三又是在洛凝胸前的丰满上狠狠捏了一把,才放开了凝儿。

          夜幕降临,林府忙碌的上下奴仆也都休息了,整个林府安静得落针可闻,只有洛凝的闺房中,传来细微的悉簌声。

          「都这么晚了,大哥怎么还不来,亏人家特地等了他这么久。

          两个小洛林 电影正埋怨间,一道轻轻的脚步声从房外传来,洛凝心中一喜,知是林三如约来了,方要起床和衣开门,转念又娇羞地把头埋在被窝中,等着林三的宠幸。

          「吱!」房门被轻轻打开,来人像极怕被人发现,踮着小步,慢慢走到洛凝的床边,看着蜷缩在被窝里的洛凝,床上床下两道呼吸声默契地重合在一起。他勾起了余安的脸蛋,往她的唇上一吻,柔声道:“至于其他的事,就交给我……” 余安,这个心思单纯,只想着甜甜蜜蜜、幸福快乐开心事的小姑娘,他希望她一辈子都能如此快乐。

          所以,不管温娘如何压榨她,或是她早已名满京城,那些,他都不用让她知道。

          他只知道,他要想个两全其美的好方法,不但能让余安离开这春花楼,亦能让她无忧无虑、开开心心地画着她喜欢的画! “嗯!”余安被吻得有些昏沉,她揪住宫采良的衣襟,迷迷糊糊地应声道:“采良,这是你第一次主动亲我呢!感觉好舒服哦!” 上回虽然她也跟他亲过嘴,但感觉却完全的不一样! 比起上次,这回与宫采良的亲吻更加甜腻、更加柔情,甚至还有些温温热热的酥痒感…… “你喜欢我这么亲你,那我就多亲几下……”宫采良用双手捧住余安的小脸蛋,轻柔地往她的唇上与颊上又多吻了几回。

          余安总将心里的感情一口气道尽,也许在旁人听来是显得露骨了些,但这正显示她性子单纯,而他,似乎也渐渐迷恋上她这有话直说的习惯! “啊!不、不行啦!”余安一边感受着宫采良的温情,一边挣扎着。

          为什么时机会这么凑巧呢?她正要替红烟姐姐画张春宫图,却偏偏在这个时候,宫采良吻得她好想亲热一番…… “怎么不成?”宫采良将双臂环上了她的腰身,以指尖磨蹭着。

          “因、因为我……这样的话……”断断续续的话语,混合着余安的娇声喘息。

          被宫采良这一逗弄,她几乎吐不出完整的句子。

          “因为?”宫采良轻舔着她的粉嫩唇瓣,上一回他在半梦半醒之间尝尽了她的美味,这回他可不会再如此迷糊了。

          “因为这样——我、我会想跟采良亲热,就没办法,画红烟姐姐的图了……”余安觉得自己的力气都快被抽干了。

          两个小洛林 电影依偎在宫采良的怀中,她断断续续地、与自己薄弱得近乎零的意志抗争着。

          再怎么说她都不能有负红烟姐姐的请求啊! “那你是想现画,还是想跟我亲热?”宫采良失笑。瞧着怀中着小姑娘酡红的脸颊,她甜得令他想将其一口吞下。

          “我两个都想……”余安把宫采良紧紧抓住,娇声问道:“不然……采良先等我画完,然后再来亲热,好不好?” “你画得很快?”宫采良瞧着她焦急的模样,仿佛在担心他会就此丢下她离开似的,忍不住轻笑出声。

          * “嗯!绝对不会让采良等太久的。

          上回我也是趁着采良睡着的时候就画完了嘛!”余安连连点头,整个人赖在宫采良怀里。

          她其实也想早点跟采良亲热,可是如果因为这样,让红烟姐姐没能留个纪念,她会过意不去的。

          酬、雌蚪勰o- “那我就等你宫采良指指用来偷窥隔壁的小孔,笑道:“我想 飞军应该早就搂着红烟姑娘在亲热了!” 宫采良想起刚才屠飞军与红烟姑娘亲昵的模样,现在两人肯定正激烈的交欢着。

          忍不住的,他感觉早就的欲望似乎又被勾起了。

          可他明白,余安这小丫头,不画完不会专心同他亲热的,毕竟她与这儿的姑娘,感情可是浓如亲姐妹。

          因此,虽然这样等候实在是有些难挨,但是能够见着余安亲手下笔,描绘那生动的图面,倒也是另一番享受。

          所以他就暂时捺下性子,等等余安吧! 反正就算今晚他们没空亲热,他也会在日后好好地弥补回来的 因为他已经下定了决心—— 无论如何,他都要早日将余安带离春花楼! 给精彩你都好一个似与外世隔绝的山谷,因着与外界隔绝,故此谷内四季如春,百花不分季节,连年绽放,而这谷也因此得名百花谷。

          百花谷之中,还座落着不少建筑,进进出出于其中的,却均是些女子。

          其中又以一座不大的宫殿最为显眼,这宫殿牌匾上题着“百花宫”三个大字,字迹娟秀,显是出于女子之手,凭着这字迹,不难想象当年题这字的女子该是何等清秀脱俗。

          只不过,这女子怕是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一手创立的宫中,会传出男女交合的声音,其中还间杂着女子因为兴奋而禁不住发出的娇吟。

          这百花宫的后院的一所房子中,却是正在大行那男女之事,观这房中摆设,不难看出这是女子的香闺,而闺中摆设亦是极有情调,房中透出一股淡淡的花香,闻之令人心神皆醉,不难看出这闺房的主人定然也是个难得的美人儿。

          如今这闺房的主人却是被脱得一丝不挂,现出那如同白兰花一般娇嫩雪白的身子,被人用丝绸做的红索将四肢缚起,摆成了个极度羞人的姿势,明明有一身极高的修为,偏偏却又不知被人用了什么手段,全身一点力气也无,丝绸所作的红索居然也是挣不脱。

          然而发出声音的女子却是另有其人,只见一个双九之数的妙龄女子,上身无力的伏在那被人缚住的女子身上,诱人的臀股却是高高抬起,承受着自后面而来得猛烈冲击,那次次被顶中花心的美妙滋味,真个让那女子销魂欲死了,就连娇吟也是断断续续,柔腻无比,听得让人酥到了骨子里。

          而那男子却是不急不慢,仍是缓缓抽送,但每次深入那玉洞,必然是尽根而入,重重顶在女子那娇嫩无比的花心上,女子的花心软嫩无比,偏生如同被人操纵一般,每次顶到,都会将男子的前端紧紧吸住,如同想要将那阳具吸到里面去一般,爽得男子直吸气,对那滋味贪恋无比,却又不敢多加停留,生怕一不小心就被那让自己销魂至极的花心吸得阳精大泄。两个小洛林 电影女子却是已被送到绝顶的边缘,偏偏却是不能享受到那美得让人魂销骨酥的滋味,只得摇动那雪白的臀股,去迎合男子的抽送。

          男子亦是丢意渐浓,开始加快冲击的速度,抽送得勇猛无比,将胯下的玉人直弄得娇喘吁吁,就连被垫在下面的女子也是受了影响,呼吸急促起来。

          男子只觉得胯下女子那销魂洞突然一阵阵发紧,花心吸力突然猛增,如同吸到自己身体里一般,阳精几欲破关而出。

          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          相关阅读More+

          六度电影

          有关红二代的电影

          gl电影推荐h

          老公是领导电影

          暗医电影

          陛下z张嘴z 辉宿药桡 电影

          本页面更新于2021-12-01 18:5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