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C189E54D3C'></code><style id='C189E54D3C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C189E54D3C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C189E54D3C'><center id='C189E54D3C'><tfoot id='C189E54D3C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C189E54D3C'><dir id='C189E54D3C'><tfoot id='C189E54D3C'></tfoot><noframes id='C189E54D3C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C189E54D3C'><strike id='C189E54D3C'><sup id='C189E54D3C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C189E54D3C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C189E54D3C'><label id='C189E54D3C'><select id='C189E54D3C'><dt id='C189E54D3C'><span id='C189E54D3C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C189E54D3C'></u>
          <i id='C189E54D3C'><strike id='C189E54D3C'><tt id='C189E54D3C'><pre id='C189E54D3C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,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          第一时间更新《无码中文字最加勒比》最新章节。

          第七章 施刑和子  “贱人,我们终于又见面了!”悦子脱下脸具,森冷地望着倒在地上的和子说。

          “应该成了……”凌威先后挤破了三个蛇胆,才把盈丹扶起来说:“可以吐出来了……”盈丹如获大赦,慌忙吐出口里苦涩腌臜的渣滓,满脸疑云,喘息着说:“软骨丹的解药可不是这样的呀?”“这时要练丹也来不及了,但是放心吧,这也可以给你解毒的……”凌威充满信心道,原来孳龙是天下七大奇蛇之一,古怪的效用甚多,毒经里有详细记载,只是他没有见过,无法分辨,知道怪蛇便是孳龙,龙舌草也即是冤孳草后,凌威依方找药,软骨丹可难不倒他。尽徜盈丹半信半疑,却也生出一线希望,心情平静了一点后,便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,转头一看,只见红杏靠在树上,依唔哀叫,玉手按着腹下,纤纤玉指发狠地在牝户掏挖,不禁吃惊地问道:“她……她怎么了?”“她里边还藏着一条孳龙,怎样也弄不出来……”凌威叹气道。

          “那怎么办?”盈丹骇然叫道,暗念要不是这个男人及时出现,只怕自己还要吃更多的苦头,禁不住冷汗直冒。

          “我也在想,可是那孳龙十分刁滑,把指头探进去也没有用……”凌威烦恼地说,倒真担心不知如何把这两个女人弄走。

          “龚巨真不是人,知道孳龙喜欢吃龙舌草,便想出这样歹毒的法子……”盈丹愤然道。

          “喜欢吃龙舌草么?”凌威沉吟道:“是了,或许这样可以的……”凌威摘了几把龙舌草,走到红杏身畔,拉开玉手,便把龙舌草塞入湿淋淋,却已是有点红肿的牝户里。

          无码中文字最加勒比“别害怕,看看能不能把它钓出来……”凌威安慰着说。

          红杏已经让孳龙折腾得死去活来,束手无策,唯有咬紧牙关任由凌威摆布。大出我所料,眼前的女人面上皮肤细滑娇嫩,全没班点暗疮。

          尖幼的凤眼被黑框扁型眼镜档着,又幼又黑的眉毛彰显了她面上所有的特徵都很细致。

          鼻子又尖又高连鼻孔也很像雕塑品般完美,加上扁幼的红唇和雪般白的肌肤,这女子的轮廓不是典型的大美人,但却拥有精美的面容。

          喜出望外的感觉令我忍不住要多看几遍,但给她发现了,我也只得放慢脚步,又从后跟着她。

          心中不断重播她的美貌,她的美是自然的美,像是你认识的邻家小姨,不加修饰下都已经是脱俗清纯,这种女子我没法从网上找到,所以幻想中也未曾和这等美人淫慾过。

          我继续跟着她,这刻望向她的背后,每个部位都因为她的美貌便得更吸引,你说如果能让我望着她全裸的正面,便真有福了!想着想着,怎么明明她的五官都不是典型的美,拼凑起来会便得如此高贵脱俗呢?我不断把她美化,心中想到这么美的人怎会穿得如此老土,在这地方上班?!是她年幼是不美,随着成熟后她的女人味才出来么?!她的丈夫真的是不识宝,这么完美的玉人,怎可冷落了她,不好好满足她女人的需要呢?!看她衣着和轻微的颈纹,应该差点才四十岁吧?这么的年岁虽然生不出我来,但也年长我多呢!!不知和她干起来会怎样呢?!转眼间她便转身入了鸿图工业大厦,我看看手表原来已经是两时,想她必定是上班时间。

          大厦内都是送货工人和年长的办公员,每位都穿得很老气,我心想怎么在这落后的环境中竟然藏着一颗珍珠呢?虽然妇女穿得并不暴露,但步中载货电梯中数名的男乘客都忍不住向他望去,其中一位身穿西装的老翁更和她打招呼,说:「韩太太,吃过午饭没有?」果然是已婚了,这个韩太太用偏高的声线回答说:「吃过了,黄老板,你呢?」黄老板说:「都吃过了,韩太太今天真美,甚么时候有空一起吃饭吧?!」韩太太说:「谢谢黄老板,找天吧?」黄老板年已七十有多,口里虽然花巧,但我看他恐怕有心无力吧,见他色迷迷的眼神,真讨厌,但从他手上带着的三十多万名表,应该是相当富有的,这个邻居韩太也要以礼相待吧。

          黄老板以关心的语气说:「韩太,你先生出院没有?!」听到这个问题,韩太见电梯内都是陌生人,便摇摇头简短地答:「未啊~」待黄老板还想再多问时,电梯已经到了五楼,韩太要离开了,便说:「再见!」黄老板意犹未尽,但也没法子,我也立即跟了出去。

          旧式厂厦内的楼层很肮脏,地上都是水渍油污,看见她的白色高跟在地上行时很小心,恐怕弄脏一般。

          无码中文字最加勒比我不敢跟得太跟,毕竟这刻只得我俩出了电梯,我跟着她转了湾来到暗黑的走廊末端,她回头看了我一眼,因为这里只得她的单位,见她有点紧张地说:「你找哪公司?!」终于可以和她面对面对话,我又开心又紧张,但不知怎么回答好,便乱说:「604室,这里是604室吗?!」她皱起眉头说:「…这层是5楼,04室也不是这边…你在前面楼梯下一层,再往对角行吧…」我望向公司的门牌,写着『捷荣贸易公司』,是个细细的单位,便立即笑说:「噢…对不起…找错了…」她以质疑的眼神望着我,冷漠强硬,我也不敢造次,立即回头走了。

          乘电梯回到地下,我的心还是卜仆卜仆的跳,真是又刺激有兴奋呢!我本应想离开,但想到那老翁说的话和那细小的办公室,心想她应该很多时候是独个儿吧,否则那老翁怎敢当众约会有夫之妇呢。想到这里,我便先回家,更改装束,头带鸭舌帽,拿了本书便又回到厂厦对面的茶餐厅里等候。

          我看书打发时间,也叫了些饮料喝,很快太阳便下山了,时间已经差不多六时。

          刹那间观塘的街上满布下班的男女,我放下书籍,留心看着厂厦出口,唯恐给她跑掉了。

        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我也觉得困了,背后传来的电视声音,新闻和天气报导也完毕了,是七时了,街上的人也少了很多,在这边的小街上只剩下些搬运工人和汽车维修人员。

          突然那双白色高跟又出现了,接着是健康性感的美腿,我立即结帐,起来背着背包,拉下鸭舌帽,又从后面跟着她了。

          来到大街上,她站在小巴站前排队,我便隔了一人后面跟着排队。

          这是我第一次这样跟踪别人,心中觉得有些变态,但又觉得兴奋,想着我其实也不知打算做甚么,我便对自己说,知道她住在哪里便算了,毕竟都是闹着玩而已。

          小巴上,我坐到最后排,看见她的背影,已是很熟识了,不知怎么,觉得她身上的每处都是最美好的,我怎么开始迷恋了?!路上还有点悼堵车,我倒很享受和她身处这么近,如果可以再坐近点便好了。

          车程过了半个小时后,来到美乎新邨二期便下了车,我也跟着,但随着时间久了,我不敢跟得太近让她发觉,便只好堕后半个街口,离远看着。

          她来到27座前的腊味店内叫了一个便当作外卖,店主说:「韩太,预备好了,照旧叉烧油鸡饭走汁对吗?」韩太笑着付钱,说:「麻烦你了老板!」店主说:「别客气了…今天晚上又要到医院吗?」韩太:「不需要了…医生说手术后没这么快苏醒呢,可能明天早上再去吧!」店主说:「真辛苦你了~」韩太只笑笑没回答,拿起食物后便在店舖的旁边,按下密码开铁闸进内,这里有保安员,我不便再跟进,只好假装吃饭,入了烧腊店。

          我想到旅程在这里结束了,便随便叫了个饭,却听到店主和一个女员工在对话,女员工说:「她先生还未出院吗?!」店主说:「不会喇…听说已经是末期了,应该不会再出来了…真难为这么年轻,又貌美,要守寡了…」女员工说:「我想,也是个解脱吧?她也守了五年多生寡了吧,每晚都是自己一人,丈夫进进出出医院十多次,她也真苦呢!」店主说:「莲姑,你又知道人家守生寡很苦,难道你又很多肉体满足吗?!!」莲姑:「啋!!!老板又乱说话,我跑去跟老板娘说好吗?!!」店主说:「唉呀!!我怕了你…是我说错了,去吧!!快拿给客人啦!!」我的食物来了,边吃边想着,原来这个女人的身世如此的,那间公司说不定是她丈夫以前的,现在要她自己一人来打理了,心中怜悯之情萌生。

          回家的途中,我心中构思了个计划。

          接着的数天我都要上班,我们的部门虽然在观塘,但我被派发到不同的办公室安装宽频,幸好我只是负责公司帐户,九龙东这边也很多工作,所以一般都是来往观塘和九龙湾而已。

          大多数公司的员工过了六时都不会留守待我安装,所以每天完成最后的工程大约不会超过六时半。

          这个星期,我每天下班都会赶过去鸿图道那边等待韩太下班。

          陪她乘答小巴回家后,看她照办煮碗的买过饭盒便当后,我便回家。

          到了星期三,是我的假日,这天我反常地穿起公司的制服,十时左右便来到她的办公室后楼梯那处,先拔掉了外处的宽频线,抽了根烟后便到门前按铃。无码中文字最加勒比过了一会,她终于来开门,这天气温回暖些,她上身穿了件短袖白色恤衫,稍微透视里面的背心底衫,下面穿了早前见过的啡色麻质高腰短裙。

          我发现她很喜欢穿老土肉色的丝袜,这天也穿了,鞋却是对露趾的高跟凉鞋。

          她按开锁键后打开玻璃门,我便说:「你好,这里是捷荣吗?!」「对了。

          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          相关阅读More+

          黑帮大佬爱上我的365天在线观

          旺达幻视第5集

          红河谷电影下载

          新抢钱夫妻百度影音

          提防小手粤语

          本页面更新于2021-11-22 13:42